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21文学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故事

时间:2013-08-07 15:17:47  来源:分享日志  作者:

 

 

天气越来越热。哪儿也不想去。从小就不喜欢游玩,讨厌那种漂泊在外的不确定感。 小时候不同,懵懵懂懂,学好几年古典,但并不清楚这里头的意义。每天摇头晃脑弹读完一小时就算完事。然后找朋友踢下球。小孩童的团伙聚集方式很有意思,玩着玩着只要是学校里喜欢玩球的,都会叫在一起玩,那怕是比我们小,或比我们大的孩子。慢慢的也就变成了小时候生活里最经常的玩的游戏。学校门口有一排卖各种小吃的摊,粉皮米线麻辣串之类的。他们把摆满食品的橱柜放在三轮车车箱里,这边比较好那时候还没有查这些东西的,所以那时候卖的,满火的小孩子都很喜欢。有时嘴馋,放学回来和妈妈要钱买麻辣串,妈总是皱皱眉说太不卫生,而爸此时会站出来说没事没事小孩子不要那么娇惯,人家孩子能吃难道偏偏我家儿子吃不得。妈妈只得勉强带我买。 但即便是买,她还是有所选择。每次都买东边第二家的。她说那个女摊主看起来干干净净,手脚麻食品新鲜。我一看也确实是,其他摊铺老板的行径实在令人发指,有一边炸食物一边摸鼻子挠头的,有拿自己茶杯里的水往调料筒里勾兑的,有对着油锅打喷嚏的。几次三番,妈和女摊主熟悉起来。女摊主四十多岁,剪着短发,她说她两个儿子都考上了外地大学,而自己又没什么本事,只能做做这种小本买卖,日子不太好过。之后妈妈更照顾她生意,有事没事就买给我吃,并且对我说,人家两个儿子条件这么艰苦,都考上大学。 我却不以为意。心想就算大学请我去,老子还未必乐意呢。 不知不觉暑假走到末尾。暑期最后一天傍晚,狂风大作。大朵大朵的乌云压下,眼看一场暴雨要来。我站在阳台往楼下无聊的张望。只见大门口的小摊贩们纷纷蹬着三轮车躲进地下停车场准备避雨。女摊主骑在最后,速度很慢。我转身对房里的妈妈说快出来看快出来看,要下暴雨了。就在这时楼下传来嘭的一声。像我玩过的最响的爆竹的声音。猛烈的冲击。我伸头往下望,看到女摊主已经躺在地上,三轮车已经倒转过来歪在路边,车上载的橱柜锅碗倾洒在马路中央。不远处一辆轿车绝尘而去。 鲜血从她的身体四周沿着路面晕染开来。我那时很怕,怕她会死掉。虽然我们无亲无故。雨水降下来了,把血稀释开,又浓稠起来,稀释开,又浓稠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辆120缓缓的开来。工作人员缓缓的把她抬进车内,缓缓的离去。四周竟然没有看客,也许因为暴雨。 过了好几天,知道她死了。又过了好几天,知道肇事司机被查到。再过了好多天。知道司机赔她十几万。 有人残忍的说,也好。她一辈子就算卖出去十几万只麻辣串,也挣不到十几万。有了这十几万,两个儿子的大学应该可以顺利念完了。 可是儿子怎么办呢。他们再也见不到那个干干净净手脚麻利的母亲了。 又过了六年。我坐在电脑前,想起这生命中匆匆不起眼的过客止不住难过。虽然半模糊的记忆,但还是想忆起来,两个儿子,你们也该过了而立之年,如果正幸福的生活着,永远别遗忘你们曾经有个卑微平凡的,蹬着三轮车卖麻辣串的母亲。    

 

  推荐阅读

  若我离去,不再相识

若我离去不再相识并不是我绝情而是我尴尬曾经的情侣相识相认却不相爱那何必相见如果真有一天离开再见面的话请当不认识我相爱过所以不想相恨陌生是最好的,方>>>详细阅读


本文标题:故事

地址:/sanwen/suibi/2013-08-07/559899.html

关键词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美文荟萃
励志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