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21文学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情感日志 > 情感文章

五月家乡菜油香

时间:2013-08-01 22:26:40  来源:  作者:

江南五月,百花渐尽,草茂莺飞,厚实的绿色紧紧拥抱着大地。小城的人们褪去了长袖厚裤。无袖衫和薄裙,T恤和短裤,太阳帽遮阳伞,伴着清爽的笑容、婀娜健美的身影,在小城飘来流去;或者在公园里树荫下,休憩、海侃、打牌娱乐。小城的夏天到来了。

我走进了五月的泥土,走进家乡那一望无际的油菜地。抬眼远眺,家乡的油菜地,被一床巨大金黄的被子覆盖着,陶醉在成熟里;弯下腰来,扒开一棵油菜,油菜角儿,从油菜主干的底部一直举到头顶,颗颗满角,粒粒饱满;俯下身来,拂开狭窄小沟两旁的茂密的水草,一股细流悠悠而来,掬一捧清水洗在脸上,凉爽从我的面颊一直流进我的心田。草丛里青蛙跳来逃去,咕咕的声响是那么的悦耳好听;低空中,几只鸟儿或高或低,自由自在的飞翔,轻捷的舞姿伴着甜韵的歌喉。这一切似乎在欢迎我的到来,或者在催促人们收割,或者在欢庆五月的丰硕。

家乡的油菜,是在前一年的冬天来临前就播下了种子,从发芽、长叶、抽薹到成熟,从耕耘到收获,经过了漫长的冬季和春季。五月,人们开始收割,收割这金黄的希望。他们弯下腰时,完全融入了这宽大的油菜地;只有他们站起来擦汗时,才看到一丝身影;这身影显得是那么的渺小,却又是那么的伟大。只有插在田埂上的遮阳伞,在告知,这家已在收割,收割这满心的汗水和希望。

我仿佛又闻到了那浓浓的家乡菜油的馨香!

儿子的老师布置了一项任务:“走进大自然,感受美好。”并要求家长协助完成。我说:儿子,我们去完成一次劳动吧,到老家去,收割油菜。儿子一听说要到乡下“玩”,高兴得手舞足蹈。儿子一直在市区上学,从小学到这所全市名牌的省重点高中,还没参加一次农业劳动呢;我也20年没下地干活了,还真想回味一下收割汗水的辛苦和快乐!

老家离我居住小城只有半个小时的车程,一会儿就到了。隔壁的李奶奶和孙女也要去收割油菜,她家的油菜地正好和我的相连,我们便一起。李奶奶六十多岁了,孙女王琴才十六岁,上初三。

王琴一到地头,就忙着帮李奶奶支遮阳伞,开始收割,而我的儿子却在捉青蛙和虫子。王琴戴着草帽,穿着厚厚的衣裤,一副老成的收割样子,一会儿就割了好几铺油菜;我的儿子戴着太阳帽,薄衫短裤,一副怕热的样子。还没割几颗就说这里痒,那里热的。我便给儿子分配了任务:今天完成一垄就休息。

不一会儿,老奶奶和李琴的身后就出现了一大块空地,我的身后也是。儿子着急了,但怎么使劲,却永远落在王琴的后面。

我站起身,望着田野里到处是忙着收割油菜的人们,多是女人和孩子。青壮年男劳力大多出外打工了,他们应该是留守孩子和老人吧?我隐隐感到油菜馨香下的一股辛酸。

李奶奶的儿媳都在外地打工,据说收入不错,完全可以不依靠老奶奶种这点地的,况且儿媳都很孝顺,也不要李奶奶再种地了。趁着休息的片刻我问李奶奶,为什么还要种地。李奶奶说:“自己种的,吃起来香;在家闲着也是白闲着,没事做也很累呀。孩子们回来了,吃我种的饭菜和油,别说我心里多高兴了。”

望着李奶奶的白发、满脸的皱纹和老茧的手,再看看还在割油菜的小王琴,我的敬佩之情和暖流油然而生。美德就是这样一代一代传承的吗?我突然想,城里的老人,此时应该在树荫下休憩,或者过着不流汗水的幸福晚年。什么时候农村的老人也能像城里一样,不再这样劳累和有保障?什么时候农村的孩子不再这样吃苦受累?或许这是一个好的磨练,能更好的锻炼孩子。

望着老奶奶和小王琴,一股菜油的馨香润入我的心田和骨髓。这馨香是那么的淳朴善良,是那么的坚忍和刚强。

在汗水里,我看到了孩子们的成长,我闻到了菜油那醉人的馨香!

五月,走进我的家乡,是满野满村的菜油的馨香。李奶奶,使我想起了我的母亲。

母亲去世五年了。母亲去世前,我一小家每年吃的菜油都是母亲承包的。每到五月,母亲都会送来大壶大壶的菜油。母亲收获油菜籽后,都会经过细心的筛选,把个大饱满的菜籽筛选出来,再送到小磨油榨。小磨油榨出的油,又香又醇,天然可口,一家人特别爱吃。每年母亲都要种一亩油菜,把油分给孩子们和亲戚。我参加工作后几乎没帮助母亲做过体力活,特别是收割油菜。这成了我一大憾事。

母亲去世后,弟妹开始供应我家的菜油。菜油,成了我和家人情感联系的纽带。每次回家,亲戚和要好的乡亲,都会送给我几斤菜油,总是不要钱。乡亲们说,要钱就是见外了。他们把我当成了自家人一样,我也把他们当成亲人。

就在我带着儿子完成这次“走进大自然,感受美好”任务,上车准备回城时,李奶奶拎着一壶香油急匆匆来了:“带回家吃吧,还是去年的,等新油出来了再来。”“孩子,你妈爸都不在了,这是大娘的一点心意,快拿着——”。

我的眼泪夺眶而出,多想叫您一声妈妈呀!我给钱,李奶奶真的生气了,不要;我只得让孩子去小店买点营养品给李奶奶,她不要,我也真的生气了,老人才接。

回家的路上,我深情的望着车窗外地五月,深情的望着那宽阔的油菜地和那村庄,深情望着这淳朴善良的泥土。那是生我养我的家乡呀,那里有我最亲最爱的人们!儿子也深情的望着车窗外,仿佛在思考着什么。或许他在思考一个比王琴大两岁的高中男生,怎么败给了一个初中女生;或许他想把这温馨带给小城的人们,带给他的同学,告诉他们这动人的五月故事;或许是经冬历春的油菜,掀起了他心底的波澜。我想这一切都会帮助他健康的成长。

五月,家乡的菜油香,滋润着我们的血液和生命!

  推荐阅读

  乡村人物志——货郎

皇城根下的货郎、苏州河畔的货郎,穿巷走街的货郎,在电视剧、电影里曾见过多次,场景大多是这样:绿柳成行外,小巷深深处,挑着担子的货郎,头戴着瓜皮帽子,手中拨弄着>>>详细阅读


本文标题:五月家乡菜油香

地址:/qinggan/qinggan/2364.html

关键词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美文荟萃
励志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