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21文学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情感日志 > 情感文章

微风轻轻拂过麦田

时间:2013-08-01 22:24:20  来源:  作者:

1.

五月,涂一身明媚的阳光,只安静地坐着。

窗外,是干净湛蓝的天空,白云一大朵一大朵地飘着,草木葳蕤,闭上眼睛,似乎听到故乡的虫鸣,以及,微风,轻轻拂过麦田……到处是清清淡淡入心入肺的美好,透着令人心安的味道。

闲闲地翻了几页书,蓦地翻到了海子的《你的手》:

于是有了别后的早上/在晨光中/我端起一碗粥/想起隔山隔水的/北方/有两盏灯/只能远远地抚摸

读着读着,眼前一片模糊,字里行间只剩下两个字,回家,回家……

忽然忆起前日母亲打电话来说,屋外那棵老槐树开花了,风一来,院子里满是醉人的香;侄女睿儿越来越可爱,已经会跑会认人会叫爸爸妈妈了;父亲和她的身体都很好,不用惦记;家里又添了几只小猪,下个月该卖了;村里的谁谁,年纪轻轻的就走了,留下一双儿女,凄凄惶惶的度日……

我想,母亲一定是寂寞的。尽管她每晚都会去村委会和一帮老头老太太们扭秧歌;尽管一天到晚手脚不闲地忙前忙后;尽管有时会看看电视,串串门,和邻居们扯扯家常,但我知道,她一定是寂寞的。寂寞到平日少言寡语的母亲,会和女儿说一些琐碎微小的事情。

这么一想,眼泪一下子就落了下来。

这个世上最疼我最爱我的女人,一直,盼着我,等着我,回家。可,有了工作有了孩子的我,总是有太多太多的理由,推迟了回家的日期,只留给母亲一个漫长的等待,却不知,在这分分秒秒里,母亲渐渐苍老,开始带着白发、皱纹、颤抖的手和伛偻的背影,慢慢走向岁月深处。

对不起,母亲,女儿仗着你对我无欲无求的爱,让你等了那么久。我不想你那么孤单寂寞的,一点也不想。我希望你好好地,能常常看着你笑,听你把一些往事唠叨一遍又一遍,像你在我小时候给我做饭一样,给你做美味的饭菜。

母亲,我是你的幸福,你,又何尝不是女儿的幸福所在!

母亲,等我,回家。

2.

我所在的小城,离故乡八十多里,一个多小时的路程。还好,一路皆是风景。

趴在车窗上,一路无语,带着恍惚的安静。阳光在车窗外喧哗着,给我一个灿烂的微笑;路边的行道树,花事渐歇,却多了深深浅浅的绿,风一吹,拥拥挤挤的叶子,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粼粼的光晕,像梦……

过往的记忆,如云,随风流散,汇聚。

小时候,家里条件不好,买不起书,母亲知道我喜欢读书,就厚着脸皮向村里有藏书的人家去借,然后,欢天喜地地看我把书捧在胸前,沉迷满足的样子。她不肯让我帮她干活,说你只要好好学习比什么都好,家里的事,不用你操心。直到现在,我都已经是孩子的母亲了,依然还是她呵护备至的宝贝,连碗筷都舍不得让我收拾。

村里有一条河,穿庄而过,每逢雨季,河上搭起的几块石板,就会漫过湍急的流水,看一眼,天地都跟着摇晃起来。年幼的我,趟水而过,是不敢的。那时,母亲总会背我过河,上学,放学。我离小时候,已经很远很远了。那座石板桥,早已拆除,那条河,现在,也只剩下了裸露的河床,而我最亲的人,也,老了,再也背不动我,甚至不能跟上我前行的脚步了,需要我,时不时的回头。

后来,读了高中又读大学,每次回家,母亲就把藏了好久的东西拿来给我吃,几只快要蔫掉的苹果,一碗变质的红烧肉,几块发潮的饼干……我常常心疼地抱怨她,怎么不自己吃了呢,都坏了。可母亲”积习难改”,碰到好吃的,依然给我留着,直到我回家。

母亲受了一辈子穷,看不惯我大手大脚花钱的毛病,哪怕给她买了可心的衣物,也是唠唠叨叨数落半天,说过日子不计算着怎么行呢,想当初……然后,满心欢喜地穿上新衣服,问父亲或站在身边的我,好看吗?

看着她幸福的样子,我心里酸酸的。

她大概忘了,忘了年轻的她,是怎样一分钱一分钱攒着,好给我们姐弟添一件新衣,却独独忘了她季节的篱笆上,藤蔓青青,曾经爬满了她多少细细碎碎的渴望。

3.

村口,鸡犬之声相闻,几个孩子,吵吵嚷嚷的,想摘白色的芳香的槐花,尝尝是什么味道。

而母亲,就那么站在大片大片的阳光里,张望我来时的方向。幸福是她,温暖亦是她。寂静的街道,因了母亲的站立,天荒地老般地美丽起来,一种叫做温柔的情愫,在心之湖畔,潋滟,漾开……

我想,天堂,就是母亲的模样吧。

母亲看我过来,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又是一顿埋怨,“不是告诉你不用买东西么?”。我笑,拉过母亲的手,走进屋里,陪着母亲聊天。“妈,跟我去住几天吧,让我好好地照顾你。”几次三番地劝,几次三番的推辞,“等我实在动不了了,再说吧。再说,我住你那里,不习惯。”

握着母亲的手,心里一阵难过,半晌无语。

那手,还是手吗?开裂、粗糙、长满老茧,手背上只一层皮贴着,青筋暴起,是触目惊心的变形的干瘦。捶心的痛。抬头,看了一眼母亲,母亲笑着说,庄稼人,都这样,只是你这孩子,怎么又瘦了呢?病了,还是累的?眼里蕴着泪,我慌忙摇头,“我一直这么苗条的,肯定是你想我想得厉害,出现了幻觉,才觉得我变瘦了”。

坐在床边,不管我说什么,母亲只暖暖地望着我,“没事不用老回家,你身体不好,放假了,多歇会。”

呵,母亲的心,这么低。低到,只希望自己的孩子健健康康无病无忧。

其实,我的母亲,已经老了。

单是从她迟缓的步履,渐深的皱纹,霜白的鬓发,还有昏花的不能穿针的眼,就已经看出,母亲,确是老了。老到需要别人照顾她的一日三餐;需要在有红绿灯的街道,有人牵了她的手,走过喧嚷的街;需要儿女能陪她住几晚,来安顿她越来越寂寞的灵魂。

只是,她还要在故乡的黄昏里,燃起淡蓝的炊烟,在天空写下平平仄仄的诗行;还要忍着风湿的病痛,雕刻水样的年华;还要用蹒跚的身影,在北方的天空下,一寸寸丈量故乡的土地。

4.

站在陌上,和母亲一起,看那微微的风,轻轻拂过麦田。

隔着阳光看世界,一切都那么的耀眼,沟沟坎坎,尽是丛生的野草,各种各样的花,溢着浅浅的笑,享受这大自然的宁静。

想起了一句话,为了看看阳光,我来到这世上。伸出手掌,接住那暖暖的阳光,阳光在我手心里舞蹈着,眯起眼,深深地凝视了一会,心里有崩塌的感觉。这阳光,多像,母亲,温暖,喜悦,而安详。母亲在旁边看着我孩子气的举动,笑。皱纹里,溢出亲切。

怔了一下。想抱抱母亲。这个念头由来已久,现在一经产生,就开始煎熬着我的心,于是,在母亲诧异的眼神中,紧紧抱住了母亲,我的世界,顿时落英缤纷。

回家。准备行囊。

母亲满脸的不舍。可还是默默地把带有母亲体温带着牵挂和关心的各色各样的零食,装进了我的包里,说是给我和孩子的。

车都开了。母亲还站在村口,那么一个瘦瘦弱弱的老人,不停地嘱咐我该注意什么,只是绝口不提要我常回家看看。我趴在车窗上,“妈,回去吧,我会常常来看你的,你要保重身体。”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也。世上最大的遗憾,莫过于此。这,也是做子女的,最大的悲哀。萱草生堂阶,游子行天涯。慈亲倚堂门,不见萱草花。这是母亲的悲哀,以后的以后,又何尝不是做子女的悲哀?父母在,不远游,说的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多陪陪他们吧,趁父母还健在的时候,哪怕只是吃顿饭,或者陪他们说一句话。

你听,谁的内心的深处,传来一首歌,深情而酸楚:

“你静静的离去

一步一步孤独的背影

多想伴着你,告诉你我其实多么的爱你

花静静的绽放

在我忽然想你的夜里

多想告诉你,其实你一直都是我的奇迹

一年一年,风霜遮盖了笑脸

你寂寞的心有谁还能够体会

是不是春花秋月无情

春去秋来,你的爱已无声

把爱全给了我,把世界给了我

从此不知你心中苦与乐

多想靠近你

告诉你我其实一直都懂你

把爱全给了我,把世界给了我

从此不知你心中苦与乐

多想靠近你

依偎在你温暖寂寞的怀里

多想告诉你,你的寂寞我的心痛在一起”

  推荐阅读

  秋意清寒心亦冷

一个人静静的伫立在风口,眼眸深凝,思绪在心底悄悄蔓延。徐徐的秋风在耳鬓轻轻厮磨,拂过脸庞留下些许冰凉,发丝也被肆意拨弄,显得有些凌乱不堪。衣服如沙漏般任凭那股>>>详细阅读


本文标题:微风轻轻拂过麦田

地址:/qinggan/qinggan/2278.html

关键词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美文荟萃
励志故事